幼崔说就医段子是奈何的“冷笑话”??冷笑话段子

| 发布者:admin

  “医生和患者的关系在今日中国是件大事。前段时间去医院看牙,那个医生把我的牙弄完后说今天不看病了——所有医生都要集中,找高手学防身术,因为现在当医生很危险。”一场主题为“动荡青春、大爱传奇”的知青往事对话近日在西安举行,央视前主持人、现任中国传媒大学教师的崔永元客串了一把老本行,一上来就和大家分享了自己的就医见闻。(4月10日中国青年报)

  “有的医生现在居然戴着钢盔上班;南方有个别医院,甚至给护士和医生都配备了钢盔、防弹背心”,这不是耸人听闻,而是真真切切的现实!医生的精力不是放在治病救人上,而且护身以自保,这是极为不正常的景象。医院本是百姓的避身之处,是人们在生命中最能感觉到安慰的地方,医生没有安全感,百姓的安全感何处安放?!

  崔永元讲的第二个故事,是他看到一个院长在写病历,特别厚,就问:“那么多病人在外面等着,你怎么还在没完没了地写病历?”他说:“你问得对,其实这个时间能多看很多病人,但我写这个病历是为了上法庭打官司用的。我只有把病历写这么细,才不怕打官司。”看了这些近乎搞笑的段子,实在是令人担忧与心寒的“冷笑话”!

  对小崔的“实线年前,岳母患颈部肿瘤到上海某大医院动手术。手术前,我独自拜访了主刀医师周主任,将装有2000元现金的信封塞进他的衣袋。他立即站起身来,把信封还给我,生气地说:“你不拿走,手术我不做了!”我见他态度坚决,只好作罢。手术非常成功,比预想的还好。

  可是,这几年,大凡到大城市求医治病的熟人,回来都说找了多少人,送了多少钱,送了多少贵重商品等等。甚至有“明码标价”,哪级医师要送多少钱。尽管未必都是事实,但从一个侧面、从一定程度上折射了医患关系每况愈下,“今不如昔”。

  医生说,“要有尊严别学医”,老百姓说,“医院大门八字开,有病无钱莫进来”。医患关系的紧张不能简单地将责任归于哪一方,既要看到社会潜规则的浸淫之下的医德滑坡,也要看到看病贵、看病难给普通百姓带来的过重负担,而且医学一直就是一个未知性高、风险性大、结果性不同的行业,患者期望值产生差距时极易渲泄愤怒情绪,医生的安全感成了问题,此时,医患关系就成了一个死结。

  小崔质疑现在的医疗制度、医患关系、医德医风“今不如昔”,怀念赤脚医生的传奇,想必会得到公众的共鸣。但显然,社会发展的脚步是回不去的,而医生学“防身术”,医院配备专门的警力,更不可能成为药到病除的“特效药”。

  如果医院不管患者的社会背景、地位和财富,将有限的医疗资源公平地分配给每一位求医者,并做到公开透明,一视同仁,那么,医患互信就可能建立起来,至少医生的安全将大大提升。当然,要从源头上改善现有的医患关系,还得求解于法治。我国至今没有一部“医疗法”,不能不说是法治进程中的一大遗憾。

  只有零打碎敲的医改新政,没有超脱、令人敬畏的运行规则与机制,缺乏利益格局的调整与日常的掣肘机制,缺乏独立于传统卫生系统之外的评估监督体系,现代医疗机构管理模式严重滞后,医疗乱象就不会遏止。必须通过立法,建立全新的激励和惩处机制,对医生赏罚分明,让医生从治病救人中得到尊重,让患者从公平医疗中得实惠,才能破解医患关系紧张的难题。

  “医生和患者的关系在今日中国是件大事。前段时间去医院看牙,那个医生把我的牙弄完后说今天不看病了——所有医生都要集中,找高手学防身术,因为现在当医生很危险。”一场主题为“动荡青春、大爱传奇”的知青往事对话近日在西安举行,央视前主持人、现任中国传媒大学教师的崔永元客串了一把老本行,一上来就和大家分享了自己的就医见闻。(4月10日中国青年报)

  “有的医生现在居然戴着钢盔上班;南方有个别医院,甚至给护士和医生都配备了钢盔、防弹背心”,这不是耸人听闻,而是真真切切的现实!医生的精力不是放在治病救人上,而且护身以自保,这是极为不正常的景象。医院本是百姓的避身之处,是人们在生命中最能感觉到安慰的地方,医生没有安全感,百姓的安全感何处安放?!

  崔永元讲的第二个故事,是他看到一个院长在写病历,特别厚,就问:“那么多病人在外面等着,你怎么还在没完没了地写病历?”他说:“你问得对,其实这个时间能多看很多病人,但我写这个病历是为了上法庭打官司用的。我只有把病历写这么细,才不怕打官司。”看了这些近乎搞笑的段子,实在是令人担忧与心寒的“冷笑话”!

  对小崔的“实线年前,岳母患颈部肿瘤到上海某大医院动手术。手术前,我独自拜访了主刀医师周主任,将装有2000元现金的信封塞进他的衣袋。他立即站起身来,把信封还给我,生气地说:“你不拿走,手术我不做了!”我见他态度坚决,只好作罢。手术非常成功,比预想的还好。

  可是,这几年,大凡到大城市求医治病的熟人,回来都说找了多少人,送了多少钱,送了多少贵重商品等等。甚至有“明码标价”,哪级医师要送多少钱。尽管未必都是事实,但从一个侧面、从一定程度上折射了医患关系每况愈下,“今不如昔”。

  医生说,“要有尊严别学医”,老百姓说,“医院大门八字开,有病无钱莫进来”。医患关系的紧张不能简单地将责任归于哪一方,既要看到社会潜规则的浸淫之下的医德滑坡,也要看到看病贵、看病难给普通百姓带来的过重负担,而且医学一直就是一个未知性高、风险性大、结果性不同的行业,患者期望值产生差距时极易渲泄愤怒情绪,医生的安全感成了问题,此时,医患关系就成了一个死结。

  小崔质疑现在的医疗制度、医患关系、医德医风“今不如昔”,怀念赤脚医生的传奇,想必会得到公众的共鸣。但显然,社会发展的脚步是回不去的,而医生学“防身术”,医院配备专门的警力,更不可能成为药到病除的“特效药”。

  如果医院不管患者的社会背景、地位和财富,将有限的医疗资源公平地分配给每一位求医者,并做到公开透明,一视同仁,那么,医患互信就可能建立起来,至少医生的安全将大大提升。当然,要从源头上改善现有的医患关系,还得求解于法治。我国至今没有一部“医疗法”,不能不说是法治进程中的一大遗憾。

  只有零打碎敲的医改新政,没有超脱、令人敬畏的运行规则与机制,缺乏利益格局的调整与日常的掣肘机制,缺乏独立于传统卫生系统之外的评估监督体系,现代医疗机构管理模式严重滞后,医疗乱象就不会遏止。必须通过立法,建立全新的激励和惩处机制,对医生赏罚分明,让医生从治病救人中得到尊重,让患者从公平医疗中得实惠,才能破解医患关系紧张的难题。

2 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