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经济发展论文现代中国经济酬酢的汗青变迁与计谋转型

| 发布者:admin

  中国自20世纪70年代末开启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以来,经济外交一直扮演着服务国内经济建设大局、推动实现国家现代化的重要角色。这种转变标志着中国经济外交正在向引领国际经济外交全局的新阶段跃升。

  中国自20世纪70年代末开启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以来,经济外交一直扮演着服务国内经济建设大局、推动实现国家现代化的重要角色。经济外交的不断发展,不仅为中国崛起提供了持续有力的外部经济驱动,而且也为中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心发挥了重要推动作用。进入21世纪以来,以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2010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3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等事件为标志,中国不仅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和全球经济大国,而且在世界政治领域的影响力也在迅速上升。在此背景下,中国经济外交的战略使命开始发生悄然转变。这种转变标志着中国经济外交正在向引领国际经济外交全局的新阶段跃升。

  经济外交是中国总体外交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随着经济外交在中国对外战略中地位的不断上升,中国学者对经济外交的含义进行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界定。[1]笔者认为,在中国学者的诸多研究成果中,周永生的定义相对全面和准确,其要点包括两个方面:(1)经济外交是为追求本国经济利益而执行的对外交往行为;

  (2)经济外交是借助经济手段,为实现并维护一国战略目标而执行的对外交往行为。[2]从这一定义出发,我们可以明确经济外交的两大“规定性”特征,以使其区别于传统外交和一般性经济活动:(1)与传统外交相比,经济外交主要围绕对外经济关系展开,其实现方式是促进或阻滞国际经济关系;(2)与一般性经济活动相比,经济外交的实施主体是一国的中央政府,这就决定了经济外交在本质上是一种政治活动,因而属于国际关系学的研究范畴。总体来看,中国经济外交按照内容可以分为贸易外交、金融外交、投资外交三大类。

  第一,贸易外交是经济外交中最为普遍的形式,因为国际经济关系最常见的表现形式就是贸易关系。就其目的而言,贸易外交既可能致力于通过缔结双边或多边自由贸易协定等降低贸易壁垒并扩大贸易合作,也可能通过制裁等方式服务于特定政治目的。例如,中韩、中澳双边自贸协定谈判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就在于当事国希望能进一步增进贸易往来、提升贸易水平并促进各自的经济发展,最终实现互利双赢。又如,2014年以来美俄之间围绕乌克兰危机而引发的战略对抗,导致西方选择通过贸易制裁的方式试图迫使俄罗斯作出退让,以达到其地缘政治目的。

  第二,金融外交主要围绕资本和货币流动展开。就资本流动而言,它既有可能是国际借贷行为,也有可能是主权国家与国际金融机构(如IMF)之间的外交互动。就货币流动而言,它同样包含两方面的内容:汇率的跨国协商与国际货币的使用。例如,当前中美之间围绕人民币汇率问题产生的分歧即属于货币外交的典型案例。此外,国际货币的使用则通常体现为货币互换协议。[3]例如,2014年10月,中俄两国签订了规模为1500亿元人民币/ 8150亿元卢布的货币互换协议,这不仅有利于双方的贸易和投资,还可以有效防止汇率变动造成的损失以及降低融资成本。[4]

  第三,投资外交主要包括跨国直接投资和跨国(国际化)生产等内容。近年来,由于国际地缘政治格局变化以及全球化进程中各种不确定因素的增加,相关国家间签订各类双边投资保护协定(BIT)成为国际关系中的一个热点问题,此即投资外交的典型案例。具体而言,一方面,投资外交主要意在清除投资对象国设定的投资壁垒,消除保护主义,同时要求对方政府保护本国投资安全,从而实现自身经济利益。另一方面,投资外交也包括对外来投资进行有效监管,以保护本国的相关产业。例如,中美两国的BIT谈判在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之后有了明确的时间表,双方将就负面清单问题于2015年举行磋商,并力争在一到两年内达成最终协定。[5]

  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由于国家安全、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原因,中国并未参与西方主导的国际经济体系,而有限的“经济外交”活动也仅限于同社会主义阵营国家间开展的经济互助行为,不具备完全意义上经济外交的功能和属性。改革开放后,中国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确立为国家发展战略,从而为以服务国内经济建设为根本目标的经济外交的真正开展创造了前提条件。三十多年来,中国经济外交经历了接触和试探、学习和融入、参与和治理三个发展阶段,目前正在向引导和塑造国际经济规则及议事日程制定的阶段迈进。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经济外交的头等目标在于打破孤立状态,重新融入世界,为实现现代化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因此,中国政府在此期间派出了大量官方代表团赴西方进行考察,以了解当时的世界经济形势。1978年5月到9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谷牧率团访问了法国、瑞士、比利时、丹麦和德国等欧洲发达国家,成为新中国成立后向西方派出的首个官方经济代表团,在中国经济外交史上具有开创性和里程碑意义,直接推动了中国的对外经济交往。[6]

  此外,中国还在此期间开始致力于加入主要国际经济组织,为更广泛地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创造条件。1980年,中国恢复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的席位。从1981年起,中国开始向世界银行借款并开展基础设施建设和人才培养等方面的合作。1986年,中国成为亚洲开发银行会员国。同年7月,中国向关贸总协定(GATT)正式提出复关申请,启动了入世谈判进程。总体来看,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的经济外交虽然不算活跃,但通过与外部世界的接触,了解到了当时世界经济、贸易和科技发展的现实情况,为后来开展更高层次的经济外交活动奠定了基础。

2 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