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棚改:这三年“世间天国”是一座拆城!杭州房产网

| 发布者:admin

  93岁的钱老爷子今年春节过得与往年大不相同。他因棚改拆迁搬离了居住40多年的老宅,跟年轻人一样过上了租房生活。但,这是他从未有过的经历。

  因拆迁一夜暴富的故事听了很多,很羡慕,也很励志,杭州自然也有不少这样的案例。但去年夏天棚改货币化政策导向的转变,让这些案例成为历史,拆迁暴富不存在了,多的是“用拆迁款再贴钱买房”以及对于政策下楼市画相的焦虑。

  赶在去年棚改货币化政策收紧的最后一波,秦楠买了房,110多平方米,均价1.8万元/平方米,毛坯房总价近200万元。这个春节,她和父母只能窝在三四十平方米的老房子里。

  去年4月的最后一天,秦楠家楼下突然贴出了一张纸:画着红圈圈的拆迁公告。“而就在那几天前,老妈刚刚才接到通知,说拆迁会延迟到(去年)9月进行,大家有充分的时间找临时居住地、选择新房或二手房。但是,没错,我家就是这样,毫无征兆地被拆迁了!”

  秦楠家房子是她父亲单位的集资房,120多平方米。就在拆迁公告贴出来一周内,秦楠和她父母被催着完成了房屋测量、装修评估等一系列手续。从她提供的材料看,主要补偿类型包括拆迁补贴、装修补贴、租金补贴、搬家补贴等,以及一口价奖、配合评估奖、积极腾空奖等,总的算下来,不到180万元。

  “很多人都说,杭州这两年的高房价都是拆迁户炒上去的。那其中肯定没有我,因为我们家的拆迁款还买不了一套位置好些的毛坯房。去年夏天有楼盘出现过10万一个号子费也不一定能买到房的情况,尽管这不是理想的出手时机(2018年7月间),但我们是刚需。所以,别把拆迁户直接定义为暴发户,至少,我家不是。”秦楠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

  2015年4月,杭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大力推进住房保障货币化的指导意见》,大力推行货币化棚改。文件提出,在国有土地征迁安置中,被征收人选择货币补偿的,由征收部门在按评估价格对被征收人住宅房屋给予补偿的基础上,再按评估价格的20%给予货币补贴。被征收人按期搬迁且在领取货币补偿款之日起12个月内购买住宅房屋的,根据购房纳税凭证,由征收部门再按被征收房屋评估价格的22%给予奖励。

  一年后的2016年6月,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浙江省房地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行动方案的通知》,第一条即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并提出棚改货币化安置率原则上要达到50%以上;创新“房票”、团购等方式,引导购买库存商品住房。而据当时的媒体报道,“政策出台一年之后,2016年杭州货币化安置比例已超过50%,重新购买商品房占比超过七成”。

  此外,据安居客,2015年12月,杭州的房屋均价是1.6万元/平方米,一年之后(2016年12月)为2.2万元/平方米,涨幅近40%。到了2017年12月,均价达到了2.8万元/平方米,两年间涨幅75%。

  其中,拆迁大区之一的临安,2015年12月的均价是6578元/平方米,到2017年12月,均价已经达到了1.5万元/平方米,两年间涨幅超过100%,达到了近150%。

  比如,江干区四堡单元、七堡单元B-C2-01地块的货币化安置价格约3.6万元/平方米。如果按照一家5口人算,每人55平方米,补偿金额就超过950万元。加上各项补助和奖励,一个家庭到手的货币化安置费用近1000万元。

  下城区华丰村的货币安置补偿方案则为,家里1个人货币安置580万元,2个人660万元,3个人740万元,4个人820万元,5个人900万元,6个人980万元,7个人1060万元。人越少,越划算。

  秦楠说,自己朋友圈中有不少都是农村宅地,早几年下来的房产证审批本就不合规,所以拆迁谈判的时候差别很大。“看似一栋楼,但有两本房产证,按人头数给补偿款,一夜成土豪。另一种情况则是,一栋楼,只有一本房产证,业主就觉得不平衡了,就想方设法抵抗,甚至有要跳楼的。但政策就是这样,最后谁都没办法。”

  在“主城区城中村改造五年攻坚行动”的计划指引下(杭州市2016年提出用5年时间基本完成178个主城区城中村改造),2017年成为杭州近年来拆迁量最大的一年,整个市场一房难求,不少人“手持千万现金,四处找房”。

  另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葛洲坝600068)地产、中冶置业、电建地产、华侨城,以及金科、路劲、大名城600094)等在内的近20家开发商,也在2017年完成了对杭州的首轮布局。其中,葛洲坝在2017年6月15日竞得的蒋村地块,总价43.1767亿元,楼面价31698元/平方米,溢价率达70%,自持面积44%。

  据中指院,2016年杭州土地市场成交金额1593.9亿元,相比2015年的630.5亿元同比涨幅超过150%。2017年这一数值是2160.9亿元,排名全国第二,仅次于北京(楼盘)。一个值得留意的细节是,据《2017年杭州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当年杭州市财政收入为2921.3亿元。

  而到了2018年,杭州的土地出让金为2498亿元,超越北上广,高居全国首位。在卖地这件事上,杭州市政府积极对标一线年:“流摇”激增,政策转向

  “生意一下就不好做了。”中介王岩悻悻然道:“远郊区直到去年七八月还能做几单,但现在没有了。区位不同、开发商不同,号子费用也不同,从三五万到十来万到都有,高峰期还要托关系才能买到,但也不保证能买到房。做一单到手千把块钱,来钱很快,要买的人有的是,拆迁户居多,都是开发商最喜欢的那种全款买房客户。”

  秦楠也回忆道,去年7月,她咨询过一个本地开发商的热门楼盘,当时他们的号子费最高已经被炒到了15万元,还得有关系才好。“开始也心动过,因为整个市场真的非常热,大家讨论的都是怎样才能抢到好房子,很多都是手持全款,有一种错过了就买不到房的感觉。”她续称:“我们家买在远郊区,就是在那之后摇号买的,200多套房子,1000多个号,我们是93号,选到了相对理想的户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在去年“红盘”频生的月份,杭州楼市的最低中签率曾探至0.14%,即4441户家庭摇号抢购6套房源。

  据《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道,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指出,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据安居客,2018年7月后,杭州全城楼市均价在触及2.93万元/平方米的峰值后开始缓慢回落,同年12月为2.87万元/平方米,今年2月为2.81万元/平方米。

  用钱老爷子的话说:“这两年的杭州随处可见拆迁,你今天路过的时候那些房子还在,或许明天再路过就已经是废墟了。我就是没想到,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和年轻人一样租房住。”

  对杭州来说,可能拆迁确实是度过这段调控期的特殊方式。值得注意的是,在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发生转向之后,在2022年亚运会概念利好释放周期,杭州将有多大可能成为第五座一线城市?

2 我喜欢